【香港爆疫】内地生離港避疫 過程波折橫生

香港從今年初開始便爆發第五波疫情,許多大專院校都改爲網上授課,以致大批内地生爲了避疫便紛紛「回家」。一時間大量人口要返回内地,導致過關名額、酒店預約、車票機票都求過於供,許多名額都是一票難求,部分内地生只能求助於黃牛,由啓程到回到家費時至少半月,一路上他們都各自遇上不同的問題。

記者:張震東 莊勁菲

過關一票難求 黃牛高價倒賣

在疫情高峰期,想從香港前往內地,需要通過深圳灣口岸、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或搭乘飛機前往廣東省內、省外18個指定城市,先進行「14+7」防疫隔離方可前往其他城市。

要從陸路口岸離開香港,持相關證件,並獲得24小時内核酸檢測陰性報告、過關預約碼及内地酒店預約確認。但許多内地生上網預約酒店時都會見到——「因本土疫情影響,目的地隔離酒店房間趨於緊張,請調整您的出行時間重新預約」。

珠海學院大三學生小文和小莊也加入了「搶票」大軍,想買到前往珠海的車票。小文當時天天守著手機,「一登錄(網站)頁面系統,就看到頁面加載失敗,當時我的心也跟著『崩潰』了」。經過多次失敗,小文決定尋求朋友的協助,多部手機同時登錄,最終,小文的朋友成功進入頁面,替她搶到了前往珠海的「金巴」穿梭巴士車票。

小莊則沒有那麼幸運,他雖然搶到了2月13日早晨的「金巴」車票,卻因未及時收到核酸檢測結果而錯過了巴士發車。小莊說:「真的很無奈,在淘寶上找『黃牛』花300元人民幣(368港幣)搶的(穿梭巴士)票,還沒派上用場。」除了前往珠海的「金巴」車票被炒賣外,在淘寶、小紅書等網絡平台,還充斥着被黃牛囤積的機票及通關名額,以原價2倍、3倍甚至更高價賣給想前往内地的人。

乘機成爲密接 隔離一波三折

除了陸上的通道,航空也成為回內地的熱門選擇。同為內地生的小鄒和韋斌於2月購買機票,分別飛往成都和上海。小鄒用「險象環生」來形容這趟旅程。2月28日他坐上了飛往成都的航班,並入住隔離酒店。「後來防疫人員通知我說,我成密切接觸者了。」他所乘坐的航班上出現了六名確診者,接下來的七天裏,該航班上的乘客每天都要進行核酸檢測。小鄒發現,相比於每日「捅喉嚨」所帶來的不適,更大的壓力來自於心理上。「每天都懷疑自己有沒有中招,連上課的時候都在想,回頭發現老師講的東西全忘了。」

就讀嶺南大學的旭仔則在上海華庭賓館隔離到第十三天時,在半夜三點被下達了轉移通知。工作人員告訴他,這是因爲酒店有多人染疫。當他打包行李來到酒店大堂後,發現幾乎所有旅客都集中在此。酒店的工作人員告訴他們,會有大巴將他們轉送到其他隔離酒店。旭仔回憶:「一群人都擠在大堂,雖然都穿了防護服,卻不清楚有沒有陽性患者……大巴也只有幾輛。」據他憶述,到早上七時才登上大巴,足足等了四個小時。他認爲轉移的安排過於倉促,令住客們擔驚受怕。據知情人士透露,華庭賓館因為通風管道老舊,卻主動申請作為隔離酒店才導致交叉感染,這相信是此次上海疫情爆發的源頭之一。

隔離酒店質量受質疑

而飛到上海的偉斌也歷經波折。2月28日晚上八時,他落地後乘坐防疫大巴前往檢疫酒店。依據上海的防疫政策,旅客不能自行選擇隔離酒店。在旅客被接送到原定的上海維也納酒店後,部分旅客因該酒店衛生條件太差、環境嘈雜、位置偏遠而拒絕入住。「拖到(3月1日)凌晨一點,(同行人士)哐哐地砸車窗,都抗議要求換酒店。」車上防疫人員被迫轉送他們到金山區的錦江之星酒店,偉斌卻投訴該酒店收費貴、條件差,「說是酒店其實就是家賓館。單人房間只有45平方米,卻放置了兩張單人床,帶有一個浴室,但房間卻很陰冷,更沒有暖氣設施」。

3月14日,偉斌與其他同行旅客退房,按照「14+7」的檢疫規定,轉到格林豪庭酒店繼續隔離,不過該酒店的人員以他們「在前一家酒店隔離未滿14天,不符合規定」為由拒絕他們入住。偉斌表示,他們無奈地在酒店「又鬧了一場」才能入住。

經過21天的强制隔離後,偉斌終於回到福建泉州的家中,繼續進行為期7天的居家隔離。他計算了一下這次行程,飛機票加兩家酒店的住宿費,共花了約9800港元。但是他認爲,「雖然花銷有點高,但最後還是平安回家了,也算值得。」

圖片


過關的人群準備乘坐「金巴」經港珠澳大橋前往内地。(受訪者提供)

預訂深圳隔離酒店的名額是先到先得免費的,卻被黃牛抬價到一千元人民幣。(網絡圖片)

在疫情高峰期,要買一張「金巴」的車票,一點也不容易。(莊勁菲攝)

錦江之星隔離酒店的房間被指狹小,燈光昏暗,卻收取一晚250元人民幣的費用。(受訪者提供)

相關故事

【上海封城】封控下大學生學習受限 部分措施受到質疑
Top